【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透視】固廢處理:環境減污發展增綠

发布日期:2022-07-30 20:26   来源:未知   

  工業固廢的綜合利用,是世界性難題。近年來,我省全力推動工業固廢示范基地建設,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集群不斷壯大,技術瓶頸不斷攻克,綜合利用率持續提升。

  在懷仁市金沙灘陶瓷工業園區,企業通過技術創新,將煤矸石加工成陶瓷產業鏈上游的高嶺土,相比直接銷售煤矸石,該利用方式使煤矸石的市場價值提升了30%。目前,以煤矸石消化利用為主的日用陶瓷產業,已成為懷仁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型產業。

  據朔州固廢資源綜合利用研發中心技術總工孫國富介紹,朔州所產煤矸石氧化硅+氧化鋁的含量達到98%-99%,其他雜質含量很低,不僅是日用陶瓷優質原料,也是高端陶瓷纖維產品的良好原料,利用前景廣闊。

  作為工信部確定的首批全國12個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和區域工業綠色轉型發展試點城市之一,近年來,朔州市持續推進煤電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依托煤炭生產過程中伴生的煤系高嶺土資源,大力發展包括陶瓷產業在內的固廢綜合利用產業。目前,朔州市已建成神電固廢綜合利用工業園、平魯區北坪循環經濟園、懷仁宏力再生工業園等特色固廢工業園區,初步形成了以煤矸石發電、煤矸石制材料、粉煤灰綜合利用、脫硫石膏綜合利用為主體的四大固廢綜合利用產業集群。朔州的產業結構也由以煤為主、以黑為主,轉變為黑白協同發展、多元發展。

  但作為資源能源大省,山西的工業固廢污染防治和綜合利用仍然面臨著很大壓力。據統計,全省工業固廢物歷史堆存總量大約是14億噸,每年煤矸石、粉煤灰等工業固體廢物產生總量是3億多噸。陳年堆積的工業固廢物,不僅佔用土地,也極易引發污染以及生態破壞等各種問題。

  朔州市工信局黨組成員梅斌介紹,目前,制約我省工業固廢處置利用的最大難題是資源化利用企業的處理能力與排放的工業固廢數量之間的矛盾。如何破解我省大宗工業固廢利用困局?在梅斌看來,隻有政府各級各部門、各相關行業組織協同配合,在土地、市場、資金、技術各個環節給予支持﹔同時,工業固廢綜合利用行業鏈條上設備研發、產品研發、產品銷售等上下游企業加強互相協作,多管齊下,共同發力,才能更好地推動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產業進一步發展。

  在朔州經濟開發區神電固廢綜合利用園區,以消化利用粉煤灰為目的的9家企業年綜合利用粉煤灰180萬噸,年利用率達到62%。曾經的黑面面、灰渣渣搖身一變,成了發展致富的香餑餑。

  而就在前不久,朔州市被確定為國際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大會永久會址,朔州市將以此為契機,加快工業固廢綜合利用企業對接市場和技術前沿,加快推進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不斷提升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同時,朔州市積極研究制定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五年行動計劃,力爭在“十四五”末,全市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率達到80%以上,綜合利用企業大幅增加,技術創新體系基本形成,建成全國一流的示范基地。

  山西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優勢有哪些?該如何設計利用路徑?據北京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王習東介紹,首先是山西工業固廢產生量大﹔其次,工業固廢利用特色鮮明,如進行有效資源化利用,可實現節能減排的雙重目的,並有望打造一個新型節能減排戰略支柱產業。

  在王習東看來,山西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應在發揮優勢基礎上,充分發揮山西綜改區的政策優勢,強化創新技術研究與創新平台建設,做好規模化利用與特色利用、高技術利用相結合,從而實現固廢高效規模化的利用。同時,要以市場需求為導向,與技術的發展相適應,不斷提高三期固廢利用的技術水平與產品的競爭力。

  據了解,今年以來,我省不斷加大朔州、晉城、長治三個國家級工業資源綜合利用基地建設,加大煤矸石、粉煤灰、脫硫石膏、冶煉渣綜合利用產業的集聚集群建設,工業固廢的綜合利用水平和規模均有新提升。其中,朔州市積極打造全國工業資源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新型綠色建材生產基地﹔晉城市積極推進煤矸石發電、供熱、燒結磚、水泥摻加、脫硫石膏制石膏板、鋼鐵冶煉渣粉末超細粉等固廢資源多途徑高質量發展﹔長治市則明確工業資源綜合利用發展方向,積極推進產業聯通協作、鏈條上下完備的基地發展格局。

  去年9月1日,新修訂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以下簡稱新固廢法)施行﹔今年5月,《山西省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也正式施行。

  據了解,新固廢法不僅對違法行為實行嚴懲重罰,也提出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堅持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的原則,首次把“三化”原則以法律的形式確定,對我國推動工業固廢污染防治工作有著積極且深遠的影響。《條例》則對我省固體廢物的生產、運輸、儲存、利用等環節作出規定,細化了對尾礦、煤矸石、粉煤灰渣、赤泥、脫硫石膏等固體廢物污染的防治和利用要求。

  對此,梅斌表示,一法一條例是山西實施工業固廢污染環境防治,提高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的重要法律基礎。在實際工作中,需堅持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和“誰產生誰負責”的原則,壓實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和企業的法律責任,同時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作用,建立有利於工業固廢利用的長效機制。通過堅持政府引導和企業主導相結合,更好推進工業固廢由低質低效、分散利用,向高質高效、集中利用、規模利用轉變。

  在交城義望鐵合金生產礦棉保溫板項目車間,利用新工藝,實現液態廢渣制造建材產品礦物棉,實現經濟與環保雙贏。與此同時,寶武太鋼集團成立固廢資源化專業公司,生產粉煤灰標磚,在高層建筑中受到追捧。

  “十四五”大宗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培育骨干企業,發揮其帶動引領作用。孫國富認為,固廢綜合利用項目往往初期投資大、見效慢、風險大、投資回報率偏低,大型企業資金實力雄厚,研發實力強,市場佔有率高,發揮起行業引領作用大有可為。而在梅斌看來,政府應加強和推動區域之間的協助,為工業固廢產品提供和拓展市場空間﹔同時,企業應加強技術研發,通過採用新工藝、新技術,不斷研發附加值高、成本低、適應市場需求的新產品。

  近年來,由朔州市與北京大學工學院合作共建的朔州固廢資源綜合利用研發中心(以下簡稱研發中心),積極開展廢棄物高值化綜合利用與環境污染治理等課題研究,完成多項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技術成果,成為全國固廢綜合利用技術的引領者,有力地推動了全省乃至全國的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水平。

  據孫國富介紹,之所以在朔州布局研發中心,是由於朔州的粉煤灰和煤矸石歷史堆積量較多。研發中心開展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創新技術研究,為固廢清潔化、規模化、高質化利用提供技術基礎,與朔州探索出高效高值利用工業固廢的目標相契合。

  而在王習東看來,研發中心是以產業化技術研發為主要目標的綜合研究平台,也是連接高校基礎研究與企業產業化技術需求的橋梁。在這裡,相關研究成果通過中試實驗、產業化示范研究和系統優化,轉化為企業可直接利用的產業化技術。下一步,中心將堅持自身定位,搞好研發,持續不斷地為企業產業化創新提供技術和人才支撐。

  工業固廢處置和利用終極目標是什麼?實現高效循環利用還要走多遠?對此,梅斌表示,通過高質量的發展,最終實現無害化處理是工業固廢處置和利用的終極目標。隻有堅持貫徹新固廢法等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相關配套的制度和細則,使得法律法規更有針對性,更好地落到實處,才能更好地加強工業固廢污染環境防治,進一步提升工業固廢綜合利用水平。另一方面,要落實誰產廢誰負責的原則,使產廢企業依法履行責任,通過加快修建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項目,解決工業固廢綜合利用領域企業規模小、缺乏大型龍頭企業帶動的問題。

  站在技術研發利用領域,孫國富則表示,當務之急是做好高中低端協同操作,發展固廢綜合利用產業聯盟,盡快盡好把固廢利用起來。就目前來看,固廢利用產業高端產品附加值相對較高,但利用率較低﹔低端產品利用率較高,但利潤率較低,隻有將高低兩端產品整合到一起,企業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才能進一步推動固廢綜合利用產業可持續發展。

  編者按:舉國同慶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共享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歷史榮耀。 站在“十四五”開局的新起點,邁步走向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新的趕考之路,各地又將如何砥礪奮進,爭取更大榮光?人民網推出“守初心·啟新程”系列報道,說變化,聊規劃,看各地如何以“闖”的精神、“創”的勁頭、“干”的作風,努力描繪新時代的發展藍圖。…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提升自主創新水平,把關鍵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這關系中國前途命運。…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