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科技:机构吞咽非理性苦果

发布日期:2022-08-15 06:46   来源:未知   

  11日,天一科技以跌停板开盘收市,在上千万手巨幅抛单的重压下,全日没有任何反弹行情走出,哪怕是微弱的异动都未曾出现。

  12日,公司接连暴跌的股价依然没有止跌迹象,在很短的反弹行情之后再度跌停,当日收出的带有一段上影线的K线图,深深地烙在天一科技投资者以及暴跌途中抢反弹的投机客心中。

  至此,天一科技股价已经跌掉了63%以上,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人能准确知道股价跌跌不休的步伐会在何时戛然止步。

  天一科技在市场中本是少人关注、长期被边缘化的上市公司。其原控股股东平江县国有资产管理局(下称“平江国资局”)长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8,407.43万元无法解决,天一科技营运资金匮乏,主营业务处于萎缩、半停滞状态。2004、2003年净利润分别为-6,524万元、-5,277万元,连续二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亏损,于是,天一科技股票在2004年被冠以ST,2005年又被冠以*ST。

  由于平江国资局占款无法妥善解决,天一科技的股权分置改革长时间悬而未决,而正是解决大股东占款与推进股改,才令天一科技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为了解决1.8亿资金占用,平江国资局于2006年4月以其持有的平江县水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江水电”)100%股权作价12,293.29万元清偿了部分债务,但尚余的6,114.14万元无力清偿。6,114.14万元债务成为天一科技股改无法跨越的门槛。

  公司在2007年11月30日公布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收购湖南天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之财务顾问报告》明确指出,平江国资局抵债置入的平江水电由于至2006年末仍未完成改制,人员负担较重,盈利能力较弱,无法给天一科技的财务情况带来根本性转变。

  此前,天一科技于2007年4月19日发布的关联交易暨资产出售公告显示,平江水电2005年和2006年的全年净利润分别为-115.5万元和-907.8万元。

  如果单纯依靠上述劣质资产注入,天一科技股价在市场上不会出现任何波澜,但平江国资局为了有助于股改的顺利完成,在资源类题材成为市场热点的背景下,抛出了其持有的平江县黄金开发总公司(下称“平江黄金”)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

  随后,天一科发布公告,分别投资2000万元和1000万元,与贵州独山县孟孔冶炼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孟孔公司”)、贵州独山郁家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郁家寨公司”)及其各自股东签署《锑矿合作协议》和《铅锌矿合作协议》,协议暂定合作期为一年。

  正是黄金、铅锌矿、锑矿等字眼激发了市场的无限联想,一时间“金矿大王”、“资源类上市公司新秀”等令人心跳字眼加在天一科技头上。

  然而线月湖南证监局在开展公司治理专项活动时发现,平江黄金自身并未直接从事开采和冶炼业务,而是定额承包,由他人经营公司。由于对外承包经营合同未到期,无法收回经营权。

  而市场热望能为公司利润增长做出巨大的贡献的铅锌矿和锑矿的建设进展的实际情况为,截至2007年11月底,孟孔公司还没有向贵州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郁家寨公司的铅锌矿仅取得3万吨采矿权权证(协议约定20万吨有待后续增办),双轨单井建设刚刚启动。

  而在2007年2月,中信证券(600030)却发布了《S天一科资源注入枯木逢春目标28元》的研究报告,认为资源注入使公司枯木逢春,公司已经转型为资源股,预计2007年公司每股收益0.34元,2008年每股收益1.13元,给公司20倍市盈率,在考虑股改还有10送2.6的对价,股改前目标价28元,相对于当时股价还有96%的潜在空间(该报告发布前天一科技股价为14.3元),因此给予“买入”的评级。

  然而,天一科技公布2007年实际每股收益仅为0.02元,与研究员的预测相差了16倍。

  2007年,资源类题材成为市场热点的背景,或许注定天一科技有不俗的市场表现,在2007年8月23日股改停牌前,天一科技股价较年初上涨了3.34倍。

  在天一科技股价高歌猛进的过程中,不仅有对热点题材趋之若鹜的游资热钱强力上推股价,素以价值投资为主的基金也为股价飙升做出“贡献”。

  维赛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3月31日,博时精选(行情,净值,基金吧)、东吴价值、广发小盘成长、中银国际收益混合、广发稳健、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华宝兴业、中信证券等8家机构买入天一科技,合计持股1855.11万股,占流通股比例20.61%。在众多机构大力捧场下,股改前流通盘仅有9000万股的袖珍小盘股??天一科技股价一飞冲天,大涨了127.31%。

  迫于股价异动压力,天一科技于2007年3月28日发布公告,对《S天一科资源注入枯木逢春目标28元》研究报告进行澄清,认为报告引用的产量、品位数据与实际不一致,导致对2007年度业绩测算缺乏依据,测算维寨锑矿项目和郁家寨铅锌矿项目对本公司2008年经营业绩的影响缺乏依据,对矿产项目对公司影响的方式存在误解。

  公司同时强调,2007年2月9日公司在贵州省独山县接待了中信证券、东吴基金、光大保德信基金、上汽财务公司4家机构的联合调研。在接待上述人员和机构调研过程中,调研方没有向本公司提出诱导性或假设性问题,本公司和项目合作方均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并就扩建后的产量和品位能否达到协议要求进行了风险提示。

  尽管如此,截至2007年6月30日,该公司的机构合计持股数量达到243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上升至27.12%。截至2007年9月30日,机构仍合计持股1938.56万股,占流通盘比例21.55%。

  东方证券有色金属行业研究员施卫平告诉记者,他曾经和买入天一科技的基金经理有过一番沟通,当时基金经理买入天一科技的真实想法是,少量配置天一科技对基金净值不会有太大影响,即使公司基本面达不到市场预期损失也不大。一旦公司业绩真能向市场预期那样成长,或许还能赚大钱。

  由此看来,单个基金经理在决定买入天一科技时是理性的,但是,当更多的基金经理援引这一思路作为决策依据时,个体的理性便演化成集体的非理性。

  之后,长城资产公司出面接盘天一科技,避免了其亏损退市危局,但该公司的情形依然留下值得深思之处。

  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天一科技的今天,是大股东平江国资局巨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造成的,尽管部分公司董事受到监管部门处罚。”

  长城资产公司收购财务顾问报告明确指出,由于大股东占用,截至2006年9月30日,公司尚有6,271.3万元募集资金未能按照计划投入使用,油气混输泵技改、稠油泵技改、潜油泵技改和螺杆混输泵技改项目进展受到严重影响,在较大程度上影响了天一科技的泵制造业务的发展和壮大,错失了石化行业发展黄金时期。

  2005年天一科技虽有盈利,但保持盈利状况的主要原因是大股东实施以资抵债,进而避免了巨额坏账准备金的计提。此次财务重组不彻底,平江国资局置换进入天一科技的水电公司盈利能力不如人意(2005年和2006年度分别亏损1,155,081.58元和907.78元),未能实质改善天一科技面临的严重财务困难和持续经营能力。

  目前市场关注的,不仅仅是长城资产公司什么时间能彻底扭转天一科技的持续经营危机,而且对地方大股东不能受到有效约束表示担忧。

  深圳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层对公司高管人员的违规行为能够进行行政处罚,而对地方大股东的行为规范显得力不从心,目前类似天一科技治理结构的上市公司还很多,如何有效约束及规范是一个崭新的课题。”